东泰物流,专注

退运返修

保税区一日游

保税仓库

深圳报关

4000-900-118
保税仓库
行业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东泰新闻> 行业新闻

韩进公司船舶被扣深圳港

时间:2016-09-13 来源:东泰国际物流 浏览:1868

深圳商报9月12日讯 韩国第一大海运公司韩进海运“破产风波”,引发全球航运业震动,并波及深圳在内的中国企业。记者了解到,8月31日韩进海运向法院申请法定管理后,因费用结算问题,韩进海运的船舶被世界多地拒绝入港或扣押,其中韩进公司所属鹿特丹号船舶8月31日进入深圳港后被盐田国际码头公司依法暂扣,该船共计9300余个集装箱滞留无法继续运输,导致该公司船舶、货柜承运的货物在港口积压、受阻。

韩进船舶深圳被扣 海关积极协调退货

8月31日,韩进海运申请破产保护,事发突然,并由于其韩国最大、世界第七大船运公司地位而显得格外震撼。“8月31日韩进申请破产保护后,韩进还有40多艘船舶、约50万个集装箱在海上漂泊,目前上海、深圳、天津都有韩进集装箱船被扣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深圳航运人士向记者表示,韩进海运在亚洲—美洲—欧洲航线上有很大的市场份额,深圳又是全球超大型船舶的首选港,再加上深圳连续23年国内外贸出口第一,“债权人都担心韩进在最后破产清算后,债权无法兑现,被迫先行扣押船只,获取主动。”

债权人的自我保护引发货物港口滞留。记者了解到,韩进公司所属鹿特丹号船舶8月31日上午9时进入盐田国际码头,目前已被扣留。大鹏海关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船舶共装载有9300多个集装箱,其中1000多个为国际中转箱,约5000个为空箱,3000多个为已装货物的重箱。“这3000个已装有货物的集装箱是货主着急拿回的,大鹏海关已第一时间召开多部门联动会议,成立一个应急小组,优化内部流程,在各个岗位设立了时限要求,争取尽快处理货主、货代的退场退关申请。”深圳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韩进海运申请破产后,深圳海关多个部门已经取消休假,增派人手加开窗口,协调通关、查验等部门开辟专门办理韩进业务的窗口,对需要退运、退场、退关的货代公司尽快办理相关手续。

不过,由于世界大型船舶公司破产为历年罕见,很多货代、报关员对相关办事流程和法律法规还不够熟悉。大鹏海关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意提醒广大货主,首先弄清自己要办理的事项、备齐相关材料,海关将即来即办,争取尽快将货柜及时退出监管场地,同时大鹏海关也针对性加强值班室值班关员的业务培训,妥善接待来访、来电了解受事件影响情况的企业,还在通关现场张贴公告的方式公布海关业务办理流程及所需材料清单,宣讲相关海关政策,做好情况记录和上传下达,不让企业产生更多的时间成本。

大鹏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准备充分、应对有效,当日收到的退场退关申请均可当日办结,未出现待办业务大量积压的情况。据统计,大鹏海关日均收到涉及韩进货柜业务申请近300票,涉及韩进海运公司集装箱报关单共3000余份,目前已处理完毕,实际退关货柜1400余个。

不过,韩进鹿特丹号船舶及9300多个集装箱只是其中一角。据报道,目前韩进仍有40多艘船舶约50万个集装箱漂泊海上。记者了解到,出口货物在海上漂泊将意味着无法按时卸货和交货,导致迟延交付、货物变质、海损等系列风险,货主和货代都将承担巨大的经济压力和可能的经济损失。航运分析人士指出,韩进海运的破产,将让中国货主蒙受巨大损失,因为韩进海运司法层面的债权申报,对于中国的货主、货代没有意义,国内的货主和货代无能力去国外参与一个司法程序。同时,韩进海运最大的债权人是韩国产业银行,债权人会议难以维护中国货主的利益,而目前,韩进海运设在上海、青岛、大连、烟台、广州、深圳和香港的分公司和办事处已陷入停顿。

联盟、并购抱团取暖 抵抗航运业低迷

韩进海运破产风波,凸显了全球航运的低迷。记者了解到,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今年年初就跌破400,创下了1985年开始记录该指数以来的首次,而2010年该指数在4000左右。航运业专业人士介绍,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被用来衡量全球范围内煤炭、金属和化肥等原材料的船运成本,并作为衡量航运业景气程度的晴雨表,指数走低意味着全球航运公司日子都不好过。

而同一战线的全球其他航运公司同样不乐观,“海运之王”马士基集团发布的2016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马士基航运的业绩继去年四季度亏损1.8亿美元后,今年第二季度再度亏损1.51亿美元;而全球排名第四的中国远洋上半年也亏损72亿元,熊冠全球航运业。

航运业的低迷虽根源于全球经济的缓慢复苏和世界经济、贸易增长的乏力,但运力过剩、运费下降、成本上升,也是其最直接的原因。记者了解到,随着韩进海运破产风波,近日从亚洲出发的主要集装箱航运航线的现货市场运价大幅提升,9月1日以来,从亚洲出发的主要集装箱航运航线的现货市场运价提升了42%。数据显示,从上海到洛杉矶的40英尺集装箱运价增长了42%,达1674美元;从上海到纽约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增长了19%,达2151美元;从上海到鹿特丹航线的集装箱运价增长了39%,达1826美元。

“价格上的直观变化可能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可能会是航运格局的变化,新的联盟和并购的加强。”深圳航运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4月中远集运与法国达飞海运集团、香港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和台湾长荣海运股份有限公司就成立新的航运联盟“OECAN”,新联盟将投入350艘船,涉及包括亚洲往返西北欧、亚洲往返地中海、远东往返红海以及远东往返波斯湾区域、亚洲往返美国西岸/东岸,以及大洋航线等超过40条航线,尤其是在亚洲至欧洲这条全球最繁忙的远洋贸易航线中,控制约26%的市场份额。同时,并购也将成为航运大佬抱团的方式。记者了解到,去年年底,达飞轮船就以24亿美元收购淡马锡旗下的东南亚最大的航运公司东方海皇。今年3月中远集运和中海集运一起合并成了中远海运集团。此外,建造更大的船只也成为一种新趋势以拉低平均成本。记者了解到,目前法国达飞海运集团、马士基、中远都拥有并继续建造出能运输1.8万个及以上的标准集装箱船。

韩进海运

韩进海运是韩国最大、世界第七大船运公司。韩进海运拥有150多艘集装箱船、散货船组成的船队,运营着全球70多条定期和不定期航线,每年向世界各地运输上亿吨货物。韩进海运的困境已有多年,2011年以来韩进海运就已连续四年陷入净亏损。今年4月,韩进海运就曾向债权人请求进行债务重组,韩国政府和韩进集团也在一直试图进行挽救,然而截至去年年底,韩进海运债务共计6.6万亿韩元(约59亿美元),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将近850%,债务重组几近无望。

东泰物流

咨询热线

4000-900-118

1